标签归档:胃癌

一张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的经验方

慢性萎缩性胃炎是胃癌的癌前病变,迁延难愈,治疗很棘手,患者经常饱受胃胀和胃痛之苦。《中国民间疗法》(2004,12(9):45)曾发布过一张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的经验方“黄芪人参汤”。

该方组成如下:黄芪15g,升麻6g,炒党参15g,陈皮6g,麦门冬10g,苍术10g,白术12g,黄柏12g,焦六神曲10g,酒当归10g,炙甘草6g,五味子6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每1-2周随访1次,3个月为1个疗程。

用本方治疗61例慢性萎缩性胃炎,结果临床疗效显效者36例,占59.0%;有效者21例,占34.4%;无效者4例,占6.6%。总有效率94.4%。胃镜、病理检查结果为:显效者29例,占47.5%;有效者20例,占32.8%;无效者12例,占19.7%。总有效率80.3%。

本方是将补中益气汤(由黄芪、白术、陈皮、升麻、柴胡、人参、甘草、当归组成)去柴胡,合并生脉散(由人参、麦冬、五味子组成)和二妙丸(由苍术、黄柏组成)后加味焦六神曲组合而成。补中益气汤有健脾益气作用;生脉散益气生津、滋阴润燥;二妙丸是治疗湿热的代表方;焦六神曲辅助消化。这样的组方思路对萎缩性胃炎引起的脾虚、津枯、湿热等证有全面的兼顾,所以很对症。

慢性萎缩性胃炎多由感染幽门螺杆菌后,胃粘膜上皮遭受反复侵害形成,患者胃部固有腺体出现萎缩,伴有或不伴有肠上皮化生。慢性萎缩性胃炎是胃癌的癌前病变,约有1%的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可能会发生癌变。如果患者同时伴随有嗜好腌制食品、熬夜、饮酒、吸烟等不良的饮食和生活习惯,癌变的概率会更大。

我国是胃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和地区之一,这与我国的共餐文化导致我国居民幽门螺杆菌感染率高有关,幽门螺杆菌可通过共用餐具传播,所以我们应该提倡分餐制。感染幽门螺杆菌早期,可以用四联疗法根治。但随着幽门螺杆菌的不断进化,四联疗法根治率也不如以前那么高了。

大多数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无明显的临床症状,少部分患者会有胃胀、胃痛、泛酸、烧心等不良反应。萎缩性胃炎在中医属“胃胀”、“胃痛”、“胃反”等病,治疗宜以健脾为主。但胃病迁延日久,会导致胃阴枯竭并滋生湿热,所以又要兼顾滋阴养胃和清热利湿。

根据笔者的经验,在用本方时,尚可结合患者的具体情况做加减。胃阴枯竭见口干舌燥者,尚需加味石斛、天冬、绞股蓝等滋阴润燥;泛酸烧心者,可合并乌及散(乌贼骨10g,白及6g)同用,乌贼骨可制酸,白及能修复胃粘膜;血瘀胃痛者,可合并丹参饮(丹参15g,檀香3g,砂仁3g)同用,痛甚者可加用中成药元胡止痛片;腹胀、消化不良者,可酌加炒麦芽、焦山楂;嗳气打嗝者,可加柿蒂、丁香、旋复花、代赭石、竹茹等;腹胀甚者,可加厚朴、法半夏、木香等;幽门螺杆菌阳性者,酌加蒲公英、白花蛇舌草、黄连。

李东垣的“枳实消痞丸”治疗消化道疾病的功效

李东垣是我国金元四大家之一,他的许多方剂都卓有疗效。本文要介绍的是他的经验方“枳实消痞丸”,该方收录在《兰室秘藏》中。其组成为:干生姜、炙甘草、麦芽曲、白茯苓、白术各2钱(6g),半夏曲、人参各3钱(9g),厚朴4钱(12g),枳实、黄连各5钱(15g)。以上各药,共碾成细末,汤浸蒸饼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50-70丸,饭后温水送服。

本方主要功效为消积导滞,清热化湿,主治湿热积滞内阻、胸满腹痛、消化不良、大便泄泻,或下痢脓血、里急后重,也常用于治疗儿童厌食症、非溃疡性消化不良、胃癌癌前病变、糖尿病胃轻瘫等。枳实消痞丸的适应症较为广泛,疗效显著,所以历代都有成药出售,现代亦有多家药厂生产本方的中成药,可以在线下或网上药店买到。

枳实消痞丸是李东垣将其老师张元素的枳术丸(由枳实、白术组成)与张仲景的半夏泻心汤(由半夏、黄连、黄芩、干姜、人参、炙甘草、大枣组成)组合后加味而成的一张方剂,这种组合方的疗效较单一处方更好,适应症也更广泛。

方中的黄连、枳实用量最大,为君药。从黄连中提炼出的黄连素(盐酸小檗碱片的成分)是现代治疗胃肠炎的常用药,枳实有显著的促进胃肠蠕动的作用,厚朴亦能促进胃肠蠕动和排空。人参、白术、茯苓、炙甘草为中医健脾名方四君子汤的成分,是历代治疗脾虚消化不良的经典药对。再加半夏曲、麦芽曲、生姜助消化。这么组合,对消化道疾病引起的消化不良有很好的功效。

本方不但可以治疗胃炎、肠炎,也可以治疗慢性肝炎(乙肝或丙肝)、肝硬化和胆囊炎等疾病引起的消化不良、腹胀腹痛、大便溏泄,本方还对痢疾杆菌所致的痢疾有治疗作用。消化道疾病引起的消化不良为临床最常见的症状之一,枳实消痞丸作为一种专治消化不良的名方,自金元时期由李东垣创建以来,屡被临床医生所用,长久不衰。

治疗嗳气不止的“破郁丹”

“破郁丹”出自明代龚廷贤的《万病回春》,该方由香附米4两(120g),栀子仁(炒)4两(120g),黄连(姜汁炒)2两(60g),槟榔1两(30g),莪术1两(30g),青皮(去瓤)1两(30g),瓜蒌仁1两(30g),苏子1两(30g)组成。上药为末,水泛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次服用1两(30g),每日2次,饭后温开水送服。

如果没有做丸服用的条件,可以将本方改为汤方服用,汤方用量如下:香附12g,炒栀子12g,黄连6g,槟榔3g,莪术3g,青皮3g,瓜蒌仁3g,苏子3g。水煎服,早晚各一次。

本方有理气清火、化痰消瘀的功效,主治妇人气郁化火,痰瘀内阻,嗳气胸紧,连十余声不尽,嗳气后,心头略宽,不嗳即紧。

嗳气俗称打嗝或者打饱嗝,是一种生理现象,是胃中的气体上逆至咽喉部,排出时发出的声音。嗳气长期或频繁的发作,一般提示消化道可能出现病变。有幽门螺杆菌感染、慢性胃炎、胃溃疡等可能,严重者甚至可能是胃癌。

长期以来,传统中医都认为这类疾病与人的情绪有关,甚至西方传统医学也认为胃病与情绪有关,因为慢性胃病患者多存在情绪问题,所以本方又名“破郁丹”。从本方的组成来看,患者除了有嗳气的症状外,可能还会有反酸烧心、小便黄赤、大便时肛门灼热等症状。

方中的黄连、栀子有清热泻火的功效,现代药学研究显示黄连中所含的小檗碱对肠胃炎有较好的疗效,栀子清热利尿。香附、槟榔、青皮、苏子等均属于理气降逆药,莪术活血破血,瓜蒌仁涤痰降火。所以这个方子组合起来,其功效就是理气清火,化痰消瘀。

由于中医主要是对症治疗,所以本方对多种消化道疾病引起的与嗳气相关的症状都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患者若是幽门螺杆菌感染,单纯依靠本方,虽可缓解一时的症状,却很难根除幽门螺杆菌,尚需结合西医的四联疗法,根除幽门螺杆菌。并在以后用餐时注意与人分餐,避免再度感染幽门螺杆菌。本方若用于治疗胃癌引起的嗳气,尚需与其他抗癌药同用,单用本方虽可暂时缓解嗳气的症状,但难以治本。

家人患癌不是你的错,不必因此而自罪

前天有个患者家属和我见面,这是一个26岁的年轻女性,她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在某个小城市当教师。她的父亲刚刚在去年的疫情中因为新冠去世,母亲今年又确诊为中晚期胃癌。而且最近两次肺部CT检查结果显示,左右肺都有结节。大结节大于1公分,边缘有毛刺,且多发,属高危结节。

她的母亲正在接受免疫治疗加化疗,目前胃癌控制的效果尚可。医生要求她签字同意给她母亲做胃癌远端根治术,术后再请胸外科评估肺部结节。她的亲戚们给她施加了压力,要她听消化内科主治西医的,她很犹豫。她来请我帮她出一些建议,因为她也查了许多资料,很担心她母亲做了这次手术后,生存期和生存质量反而不如没做手术。她的判断其实是很对的,但外部压力让她备受煎熬。

她和我交谈的过程中,焦虑不安,不断搓手,眉头紧皱,很不放松,时时落泪。她是个独生女,虽然已经和男友订婚,但还没有结婚。刚刚遭遇丧父之痛,不到一年,又要直面母亲患癌的残酷现实。她的收入并不高,如果未婚夫不补贴的话,她的母亲现在接受治疗的费用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主治西医并不会去问她的家庭情况,只是催促她签字同意手术。

这个年轻的女老师希望给她妈妈做保守治疗,但是在主治西医和家里亲戚的催促下,又觉得自己的决策可能是错误的,很有负罪感。我给了她一些意见,让她继续之前的化疗方案,同时用上一些治疗肺结节的药(如西黄丸、复方斑蝥胶囊、康莱特胶囊等),观察一个月后,再做决定。

因为一旦病人胃被全切,而肺部如果是转移病灶或者是第二种原发癌的话,那么肺部的肿瘤进展速度就会加快,这样急切地做手术没有太大的意义。同时我也让她考虑选择医保内的基因检测项目,给她母亲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基因突变。如果有基因突变,可以考虑用上靶向药。那样的话,就可以中西医结合,保守治疗,延长患者的寿命,不一定需要手术。

我还让他去看看国内胃癌方面的西医权威季加孚院士提倡癌症应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一些资料,她自己后来找到了《医师报》采访季院士的视频,看完后释然了许多。因为季院士是胃癌领域的西医权威,他主张癌症应中西医结合。而她所找的西医,论在胃癌领域的资历与威望根本无法与季院士比。所以这种资历还浅的西医排斥中西医结合的观点,不值得当权威观点来看待。

我也建议这位年轻的女老师自己用点解郁安神颗粒,因为通过谈话我知道,她现在吃不好睡不着,压力很大,又很纠结和自责。我和她经历有点相似,我母亲最初患病时,我也就二十多岁,精神压力很大,也吃不好睡不好。她现在的收入水平不如我那时的收入水平,所以她的压力比当初的我的压力更大。况且我父亲至今尚健在,而她父亲已经辞世,除了她未婚夫外,她没有其他有力的情感支持。

在选择医疗方案时,许多癌症患者家属与这位年轻的女老师一样,面临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身边人的说法和一些有偏见的医生的主张,会令这些家属在做某项决定时,不但惶恐不安,而且很有负罪感。他们生怕自己做错了决定,最后导致自己至亲至爱之人得不到最好的医治。

通常,遇到这样的患者家属,我会对他们做一些安抚工作。告诉他们,他现在所能做出的决定,是他在当下的条件下所能做的最合适的决定,不要纠结,更不要有自罪的想法。亲人患癌,不但对亲人,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但这不是我们的错,这是命运的安排,是我们无法掌控的自然规律的作用。我们不要为此而承担太多的压力和负罪感,要让自己放松下来。

一些情感淡漠的癌症患者家属,在患者确诊为癌症后放弃了患者。而另一些过度善良的患者家属则很容易在照顾亲人的过程中产生种种负罪感。这两种态度都是不对的,我们肯定不能放弃我们的亲人,亲人是我们在这世上相亲相爱的人,我们有照顾他们的义务。但亲人患癌并非我们主观所愿,癌症治疗方案本身也是多元化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跟自己的亲人协商后,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所做的任何选择,都是无罪的,不能因为他人在旁边的指指点点而让自己有负罪感。

癌症患者的至亲,在照顾患者的过程中,通常都容易因为医疗决策而产生负罪感。我个人的原则是只要家属不放弃病人,我不评判患者和患者家属所做的任何决定。每个患者和患者家属做出某种决定,必有他们自己的道理,我们要尊重他们的决定,意见是否被采纳,是患者和患者家属的事情。只在患者需要专业帮助的时候,运用我们掌握的技能帮助患者解决问题即可。

拿到癌症的确诊报告,患者和患者家属都遭到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当此之时,除了患者本人,患者家属也是值得同情的。加大患者家属的负罪感的做法是不对的,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资讯,由他们自己根据自己的条件来做判断,但不应对患者和患者家属最终的抉择做任何道德评价。患者家属也完全没有必要有自罪的心理,生死有命,癌症这种疾病,做任何决定都是冒有风险的,最后究竟哪种决定更好,还真不好说。

治疗胃溃疡导致的胃痛和胃出血的“乌及散”

乌及散由乌贼骨和白及按照1:2的比例组成,两种药一起共同研成细末,每日三次,每次用3g,饭后二小时服用。本方的功效为制酸止血,适应症为胃、十二指肠溃疡病导致的呕吐酸水、胃出血。方中的乌贼骨有抑制胃酸的作用,白及能止血,修复溃疡的肠胃黏膜。

乌及散是当代中医界研发的一张经验方,本方组方简单,疗效明确,能显著的抗胃溃疡、止血和镇痛。乌及散中加入三七组成的三七乌及散对应激型胃溃疡有较好的抑制作用,能缩短小鼠凝血时间,减少小鼠扭体次数,展示了良好的止血和镇痛作用。

另有以乌贼骨、白及、没药、延胡索、广木香、黄连、枯矾按照10:10:10:8:6:6:1的比例组成的加味乌及散,亦是从本方中衍生而来的。加味乌及散治疗消化性溃疡效果更好,亦可用于缓解胃癌引起的胃痛。以加味乌及散联合复方斑蝥胶囊、西黄丸等,可治疗食管癌、胃癌等见泛酸、胃痛和胃出血者。

本方用散剂的疗效比用汤剂好,因为乌贼骨和白及打成细末,制成的混悬液修复胃粘膜的效果比水煎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