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身心医学

高敏感特质和压迫性情绪

春节的时候,在老家,我接触到两个正处于幼儿期的儿童,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比一般孩子更加的情绪化,都很容易陷入暴躁或生闷气的状态,对外界有较强的攻击性。这两个孩子成长的环境我都了解,其实家里人对他们都很好,并没有人伤害他们,他们也没有遭遇重大创伤。但是他们似乎天生就比其他孩子更敏感,同样的一件事情,他们的情绪反应会比正常孩子强烈很多。

我了解这两个孩子直系亲属中的长辈,他们长辈中确实也有情绪化很强的成员,他们比其他孩子情绪强烈的原因似乎与抚养环境的关系不大,更可能是生物遗传所致。他们应该是继承了某种暂时还没有被研究清楚的基因,这些基因导致他们对环境的反应和普通孩子不一样。

我不能确定这些孩子得情绪会否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稳定,但这种观察让我意识到,我既往在某些教科书上看到的0-6岁的成长环境决定一个人的个性特征的观点有些站不住脚。这两个孩子都有同胞姐妹,他们的同胞姐妹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成长环境,可是他们的表现和这两个孩子并不一样。

人群中有一部分人天生的具有高敏感特质,他们对环境刺激的反应强度远远超过普通人,这使得他们很难适应主要由普通人组成的社会环境,从长远来看,这会影响到他们的婚恋、就业和未来的家庭与亲子关系。我能看到这两个孩子经常陷入压迫性情绪之中,他们有时会处于一种极端悲伤的状态,有时会处于一种焦虑和抑郁的状态,经常对外表现得很愤怒。

他们的这些情绪使得他们与周边人群冲突频频,这导致他们自己以及他们身边的亲密家人们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人际关系很难维系好。这些孩子从小就处于一种对人际关系感到紧张和困惑的状态,其他人无法理解他们的感受,他们也无法理解其他人的感受,所以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是孤独的。

由于我自己对精神医学的关注,自媒体也经常会推送一些认知与行为不太正常的人的报道给我,我在春节期间也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人的人生经历,他们中的部分人在出生后便被送养,未受到亲生父母的影响,收养他们的家庭给予他们很多爱,但最终他们的表现却与他们的亲生父母非常相似,完全不像他们的养父母。这种现象说明,基因可能比后天教育更能决定一个人的极端性格。

比如,有一个亲生父亲(其父相当极端)多年前就已自杀身亡的女孩,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养,成人后她的各种表现都与自己的父亲很相似。养父母非常爱她,但最终这个女孩杀了养父母一家后,自己自杀了。

另外我也在一些情感频道看到,有一些明显的存在人格障碍或情感障碍的老年人一生都处在情绪和情感紊乱的状态之中,感情和婚姻屡次以破裂告终,老年时孤苦无依,命运坎坷得很。

实际上这些具有高敏感特质的人最终大多会发展为抑郁症、焦虑症、恐惧症、躁郁症以及各种人格障碍等,他们对外界刺激的反应远远超过应有的强度。部分具有高敏感特质的人能够在某个年龄段意识到自己存在问题,另一些人则可能毕生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他们与外界的冲突是由他人引起的,而非他们自己引起的。

具有高敏感特质的人特别难被这个社会上的普通人理解,但如果普通人真的想去理解他们,其实也不困难。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把我们自己所有的感受和情绪反应加强若干倍会是一种什么情景,我们便能理解这些高敏感人士的感受。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均处于一种可控状态,高敏感人士的喜怒哀乐则因为太过强烈而经常处于失控状态。

普通人也会有经历情绪失控的时候,比如我们的至亲丧亡或我们遭遇失恋时,我们的悲痛也会非常深切。或我们遭遇刑事官司,有可能被捕入狱时我们也会很焦虑。高敏感人士则经常处于这样的创伤和应激状态,所以他们活得非常辛苦。实际上高敏感人士比普通人入狱的可能性也大很多,激情犯罪的大多是高敏感人士。

我们大多数人都很难想象,如果我们毕生都沉浸在丧亲之痛、失恋之痛或遭遇牢狱之灾的威胁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一些高敏感人士的一生中的大多数时候是深陷在这样的痛苦之中,所以他们长期处在抑郁、焦虑、恐惧等压迫性情绪之中。

过去心理学界普遍的认为,这些高敏感人士是在童年遭受过虐待所致,甚至还把人罹患精神疾病的原因都归结于原生家庭对他们的伤害。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是,有的人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有的人需要用一生去治愈童年。

但我们只要细心地观察我们身边的人,我们便很难完全认同这样的观点。虽然高敏感且存在压迫性情绪的人在人群中所占的比例暂无确切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低于15%。所以我们每个人只要留心观察,几乎都能在我们身边观察到为数众多的高敏感且有压迫性情绪的人,只是我们通常都很容易用“脾气不好”来形容他们,并未试图去深入的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中的许多人成长环境和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之所以会“脾气不好”,可能根源在于他们继承的基因很特殊。

我接触到的一位具有高敏感特质的女性心理疾病患者,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姐妹俩在同样的家庭中成长,父母对他们的爱并无二致,但是他们的性格却迥然不同。姐姐一生都为压迫性情绪折磨,而妹妹则特别乐观和开朗。这位患者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与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不相干,从她记事开始,她便不容易被取悦,而是更容易被激惹,从小就经常生闷气和发脾气,她的敏感完全是天生的。她为此而非常烦恼,但却无法摆脱自己的这种本能反应。

另一种说法认为家庭经济条件的改善和生活压力的减轻可以使得这些高敏感人士的压迫性情绪减轻,这与我自己接触到的实际情况也不完全相符。笔者接触到的一些家庭经济条件很好的高敏感人士,其压迫性情绪反而更严重。一些女士很容易沉湎在自己会被丈夫抛弃的恐惧和焦虑情绪之中,当其丈夫事业蒸蒸日上时,她们的这种恐惧非但不能减轻,反而日益加重,因为她们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与其丈夫旗鼓相当了。

部分高敏感人士随着年龄的增长,压迫性情绪的症状会减轻,但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高敏感人士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不再焦虑、抑郁、躁狂和恐惧。笔者前不久接触到一个高龄抑郁症患者的74岁的丈夫,他陪伴自己的妻子一生,到了晚年,他的妻子依然深受压迫性情绪影响,需要入住精神科治疗。她经常暴怒,无法自控地挖苦和攻击陪伴和照顾了她一辈子的丈夫。这位老年患属被自己的妻子折磨得非常痛苦,在与笔者交谈的过程中甚至几度痛哭失声。

高敏感人士处于压迫性情绪之下,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宣泄给家人,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大多数高敏感人士自己能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的情绪宣泄完后,他们会处于极度羞愧与自责的状态之中,但是却又不敢表达,因为他们存在叙情障碍,拙于与人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

那么所有的具备高敏感特质的人都是天生的吗?答案也是否定的。在这波新冠疫情中,许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后,个性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些过去开朗乐观的人,变得敏感多疑、悲观消极,因为病毒攻击了他们的神经系统。另外,脑卒中患者被抢救过来后,有许多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们也变得格外敏感,并深陷在压迫性情绪之中。实际上,这类患者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不但可以改善抑郁和焦虑的情绪,也能改善他们的躯体症状。

一些重大的人生变故也会将一个原本情绪稳定的人改变成一个过度敏感和神经质的人,比如一些在战场上见到了大量真实的血腥画面的退伍军人们会出现创伤综合征,他们高敏感且神经质,对与自己关系亲密的人不再信任,日常生活中很有攻击性。经历过地震、海啸、恐怖袭击、强奸或多位重要亲人因意外(比如煤气中毒、车祸、刑事案件)离世的人,也会变得比过去敏感和脆弱很多,并且他们的后代也可能继承他们的这种高敏感特质。

这使得我们有理由推测,那些先天就存在高敏感基因的人的祖先极有可能遭遇过重大不幸,这种不幸导致他们发生了表观遗传改变,他们又把自己的这种高敏感特质遗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了。

迄今为止,人类在精神医学上的成就还是微不足道的,大多数精神疾病的疗效都不太好,具有高敏感特质并经常受压迫性情绪影响的人很难依靠医药彻底摆脱他们的痛苦——但也有许多药物和心理治疗方法能减轻他们的痛苦。训练他们承受痛苦的能力是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的关键,促进社会各界(尤其是他们的家人)加深对他们的同情和理解也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辩证行为疗法(正念疗法)是目前较为流行且有一定效果的疗法,这种疗法的源头是佛教禅宗的一些修行方法和理念。

我接触了许多这样的高敏感人士,越来越意识到,越早训练他们承受痛苦的技巧,对他们的一生越有利。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掌握这些承受痛苦的技巧且能对患者进行有效培训的治疗师非常少。高敏感且遭受压迫性情绪影响者的一生注定了无法像正常人一样顺利地度过,他们的痛苦总是比其他人更深切,他们对自己所爱之人的感情也比大多数人强烈很多并因此而迫切希望他们所爱之人给予同等浓度的爱,但经常不得不以失落告终,因为那样的爱对普通人来说太过夸张。当他们感到空虚时,他们也会比常人偶尔的百无聊赖的心情要强烈许多,所以他们大多缺乏价值感,经常了无生趣。

他们通常对人爱恨交加,且容易受自己的情绪影响而产生非黑即白的认知,一旦压迫性情绪让他们无法控制自己,他们便容易歇斯底里。这让他们很难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所以他们从记事开始,可能就在不断地感受到自己被排斥和嫌弃,这使得他们对任何一段关系都缺乏牢固的信心。

促进这类患者对自我的认知,训练他们承受痛苦的技巧,提高他们耐受痛苦的能力,同时促进社会对此类患者的包容、接纳和关爱,对改善他们和他们家人的生活都很有帮助。

网约车上的恩怨情仇

前几天,我和孩妈一起坐网约车去看望我的一个老同学。用打车软件打车的时候,我们对选项没太留心,选择了和人拼车。车开来的时候,车上坐了一个年轻的女乘客,她坐在后排,我们进去的时候和她商量,请她往里挪一下,这样我可以坐在副驾驶上,孩妈可以和她一起坐后排。结果她什么都没说,把后排让给我们,自己坐到副驾驶位置上,我们感谢了她。 一路无话,从我家到我同学家并不远,大概只用二十分钟就能到。十几分钟后,前排姑娘先到目的地了,她准备下去。但在临下车前,她突然情绪激动地指责司机和我们,她认为我们两个人搭车,她只有一个人,这样分摊车费不公平。而且,她认为我们把她逼到副驾驶上,她没有义务学雷峰。 我们感觉姑娘的情绪不对劲,赶紧安抚她,告诉她如果她认为不公平,请她把二维码给我们,我们把差价转给她。姑娘不肯,只是愤怒地表示要投诉司机。司机师傅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显然,他和我们一样意识到这姑娘的情绪异常。我们三人一起安抚她。 这姑娘自己越来越激动,最后差点要哭出来了。我们尽可能温和地安抚她,但她还是急于打电话投诉司机,她认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认为我们对她很不公平。 她下车去打投诉电话了,司机师傅很无奈,只好由着她投诉,继续开车把我们送到目的地,一路上愤愤不平,辱骂并诅咒这个女乘客以解恨。 我劝司机师傅想开点,我告诉他,以我的经验,这是一个“超级感受者”——-一种比一般人敏感许多的人,他们比普通人敏感很多倍。因为这种过度敏感,他们实际上一直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差,总是很难融入普通人之中。 这些人从本质上和我们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他们喜怒哀乐的强度约等于普通人的三到十倍。我们感到一点点有趣的事情,他们会兴奋得手舞足蹈;我们感到轻微不快,甚至连轻微不快都算不上的事情,会导致他们勃然大怒。他们的悲欢与我们有程度上的不同,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在普通人看来,这种感受是放大了很多的。所以他们总和普通人难以好好相处,他们的一生因为这个而很痛苦。 有许多人想当然的认为,这些“超级感受者”是教育造成的。实际上,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超级感受者”早在娘胎中就与普通胎儿不一样。他们在母亲的子宫内就面临着更窘迫的生存环境,胎儿期他们就缺乏足够的营养支持,所以他们自从成为一个受精卵开始,就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可以有充足的安全感。他们看到一条蚯蚓时所受到的惊吓,不亚于一个普通人看到一条眼镜蛇在朝自己吐着蛇信子。 世人只看到了“超级感受者”情绪化的一面,无法深入去了解他们之所以会情绪化的深层次原因,也很难理解和同情他们。非但如此,许多人还会选择与他们对立,往往这种做法会导致更严重的问题。人间的许多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杀人犯大多是各种类型的“超级感受者”。 超级感受者对外界的刺激比一般人敏感许多,他们总有很严重的危机感。他们也盼望与人接触,但一旦与他人融合,他们就会本能地产生融合焦虑。这种焦虑会导致他们与他人频繁的发生冲突,关系紧张,一旦这关系开始出现裂缝,他们又会产生分离焦虑。所以这些超级感受者的一生过得非常辛苦,他们在人间饱受折磨,有相当一部分“超级感受者”选择了自杀或遁世。 “超级感受者”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都处在情绪失调、情感失调与认知失调的状态之中,脆弱的承受力让他们没有情绪皮肤,总像烧伤者一样,动辄受伤。他们需要他人的理解和帮助,但遗憾的是他们很难维持好正常的情感和关系。他们的生活和工作都不顺利,经济状况也较差,他们很难得到足够的支持。 小小的网约车里短短的二十分钟就是人间恩怨情仇的一个缩影,我很希望能说服司机师傅理解和同情这位指责过他和我的女乘客,遗憾的是我没能说服他调整自己的心态和认知,因为司机虽然不是一个超级感受者,但也有些情绪化。这一天对他和这位姑娘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他们因为难以释怀而愤愤不平。  

养心益智的“状元丸”

状元丸出自《古今医鉴》,该方组成为:石菖蒲(去毛,3.3cm,九节者佳)、地骨皮(去木)、白茯神(去皮、木)、远志肉(甘草水泡去心)各30g,人参、巴戟天各15g。制法为将上药为末,用白茯苓(去皮)60g,黏米60g,共打粉,外用石菖蒲9g打碎煎浓汤,去滓,煮糊为丸,梧桐子大。每次35丸,饭后、午时、临睡前服用,每日三次。本方有养心益智的功效,主治健忘、失眠和抑郁。

状元丸对改善脑循环、提升智力有一定的作用,本方中的石菖蒲、远志和巴戟天均有修复脑神经的效果,其中巴戟天还能治疗抑郁。现代药理实验证实巴戟天能提升人体的5-羟色胺和多巴胺水平,改善抑郁症患者的临床症状。茯苓和茯神既能健脾又能安神,人参有大补元气的作用。这些药物合用,就能起到改善脑循环、提升记忆力以及调整情绪的作用。

所以这个方子适合脑神经受损所致的身体虚弱、健忘失眠和精神抑郁的患者。此类患者多有郁郁寡欢、头脑昏沉、注意力涣散、气短、乏力、消沉、焦虑、夜卧不安等临床症状。

人参属于中医的大补之品,如果患者身体壮实,使用人参反而会出现人参滥用综合症(烦躁不安、口感便秘、面红耳赤等),所以如果患者身体壮实,不宜为了追求养心益智的效果,滥用此药。

人生观和世界观也许是由一系列的生物化学反应决定的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金刚经》

如果有一天,神经生物学发展到让我们现代人津津乐道的心理学、哲学等与人的认知相关的学科变得像巫术一样荒唐可笑,我是一点都不会感到诧异的。

因为当我们亲眼目睹过像碳酸锂、氯丙嗪片、奥氮平片、卡马西平片这类药物是如何迅速的将一个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由一个思想极端的人改变为一个心态平和的人时,我们便不得不由衷地产生这样的感叹:人的认知的改变,最需要的不是思想开导和道德说教,而是药物对人的神经递质的调节。

决定一个人的认知的,也不一定是这个人所受的教育和环境,而是这个人继承的某种基因,以及由这种基因带来的各种神经递质。所谓的一个人“认知高”和“认知低”等流行性的观念,完全是无知者无畏制造出来的伪科学概念,而且这种观念诞生后产生了新的社会歧视现象,其歧视的对象,大多数是神经疾病或精神疾病患者。

实际上,神经递质对人的认知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催产素和抗利尿素让人更容易与他人建立起互相信任和依赖的关系,提升一个人爱的能力;5-羟色胺和多巴胺能让一个人更阳光自信、积极乐观;睾酮浓度高的人,攻击性更强,对事物的认识也更极端;应激素皮质醇会抑制多巴胺奖赏系统,让一个人变得郁郁寡欢,对各种问题的看法更悲观,也更容易指责家人。苏轼和杜甫写作风格的差异,也许只是由他们体内的神经递质的不同决定的。

以上这些都不是人的自由意志可以改变得了的,任何人形成某种个性,都与其体内的神经递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们习惯性地认为精神疾病患者认知出了问题,实际上这种想法可能完全错误。许多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在其情绪稳定状态下,讲起道理来,比正常人更加理性平和。但当其发病时,他们的大脑就像被劫持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处于疯狂和压抑的状态。压迫性情绪产生的那一刻,患者体内的神经递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们的思想会变得与往常大不一样。

毒品之所以能让人沉迷,也是因为它能短暂的改变人体的生物化学反应,让人产生欣悦感,变得更加的积极乐观。精神病学家弗洛伊德自己就长期使用毒品,他在1895年的一篇文章中描述自己吸食可卡因的感受时说,由可卡因引起的快感和通过正常方式获取的良好感觉并没有明显的差别。

但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发生在人体内部的生物化学反应随时都在变化。此时此刻和彼时彼刻,我们体内的生物化学反应可能完全不同。所以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可能随时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常常自诩自己是个信念坚定的人,但这种认知也许只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错觉。更常见的情况是,人常常有觉“今是而昨非”的感受,我们的认知会随时发生变化,因为我们体内的生物化学反应总在变化。佛陀在两千多年前就观察到这一点,所以他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外界的刺激会导致人体的生物化学反应发生变化,比如,当我们陷在恋爱过程中时,我们体内的多巴胺和内啡肽会飙升,这会给我们带来欣悦感。但这种欣悦感对不同的人来说,意义并不相同。一些精神疾病患者,比如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可能会在这种欣悦感的刺激下,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因为这种刺激会导致本来就情绪不稳定的他们的情绪处于更加大起大落的状态,有时甚至会诱发伤人、自残或自杀行为。

人与人交互的过程中,也会诱发系列的生物化学反应,因为我们人类的神经系统决定了我们有很强的模仿能力。与积极乐观的人相处,我们更容易被乐观情绪感染,分泌更多的5-羟色胺和多巴胺,产生更多的幸福感;与消极悲观的人相处,我们也容易被他们阴郁的情绪感染,丧失幸福感。生物似乎有一种本能,那些郁郁寡欢者也从潜意识中知道幸福感可以传染,所以他们更希望寻求情绪稳定、积极乐观、幽默风趣者为伴,因为这样的伴侣可以改善甚至治愈他们的抑郁。

科学终将进一步揭示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背后的生物学原理,淘汰那些过时的理论,从而改变人类的整体认知,就像地心说被推翻的情况一样。我们今天的许多书籍和精神导师们讲的课程,最终可能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被作为陈旧和错误的东西,受到人们的抛弃。所以对任何一种流行的观念都不要过度的迷信,我们要在实证中去追求真正能够给我们带来帮助的知识和经验。

如果我们经常感受不到快乐和平静,那多半是我们体内的神经递质在作怪,不要与自己的身体对抗,不要硬扛,要及时到精神科就医,该服用药物时就服用药物。人群中约有20%的人存在精神疾病或神经疾病,几乎每个人一辈子都会多次经历一过性的精神或神经问题。失恋、亲人丧亡、重大创伤、失业、破产、考试失败等均可能会导致人出现此类情况。精神疾病就像躯体疾病一样是一种人人都可能罹患的生理性疾病,罹患精神疾病并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是人生难以避免的不幸之一。

如今我看到许多无知的意见领袖在批评各种各样的显而易见属于精神疾病的病理性现象的人格问题,实际上这类病人的行为是其主观意志根本控制不了的,我所接触到的病人绝大多数根本不愿意自己有各种各样的伤害自己家人的行为。他们经常为自己难以控制的伤害或自伤行为而感到羞愧,这种羞愧感已经构成其主要的压迫性情绪之一。

但我们这个社会的许多人依然不依不饶地站在道德而非科学的立场上去看待这些现象,这毫无疑问是一种违反人道主义精神的残忍行为,这些行为在客观上提高了此类患者的自杀率。

要想改变这一现象,消除患者的病耻感,消除社会大众对精神疾病的偏见,让他们得到更科学规范而且更有效的治疗,我们还需要做许多科普工作,需要提升社会大众的科学素养,建设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环境。

一生布衣又何妨

我这一生中自始至终都没有体验过的一种情绪,应该是嫉妒,连羡慕这种情绪我可能都没有体验过。我从不艳羡其他人的生活状态、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也就谈不上与人攀比,所以不存在自卑心理和自负心理。反正大家都平等,谁也不用羡慕谁。我如今学习了脑科学的相关知识后意识到,这种个性特征是先天的而非后天教育的结果,而且据我观察,似乎人群中没有嫉妒心的人本来是占大多数的。

但不幸的是,我们的家庭、学校和社会在不断地把人朝着有嫉妒心的方向培养,社会通过设置各种各样的竞争规则来培养一个人的胜负心和嫉妒心。这些风气影响到每个家庭,一些不健康的家庭又不断地强化嫉妒情绪。这导致一部分人长大成人后,嫉妒心很强,很难甘于自己不如他人,总是不能安宁下来享受自己的生活。这是人类文明愚昧、落后而又邪恶的一面,许多悲剧因此而产生。

通常,一个人在嫉妒他人时,也会有鄙视他人的思想和行为,他们的情绪很容易被人激惹。因为他们总在自卑与自负之间动荡不安,稍微一句可能有损他们尊严的话都会激发他们的羞愧或愤怒的情绪。

西方人鼓吹的成功学在大量的制造这类人,我们现在动辄谈论一个人成功的标准是什么,把幸福和事业成功挂钩。成功学的鼻祖卡耐基提出的一个观点是,人人都有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这句话在一个精神病学家看来,是典型的精神病患者的不正常思维的结果。

“人人都”这种句式在逻辑学上是全称量词命题,证否它很容易,只要找出一个不存在这种欲望的人,这种命题就不攻自破。一个正常的自信而又平和的人,不一定有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他能享受自己的生活,不在乎自己是否被人看重。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大多数人追求幸福而非追求成功和追求成为重要人物,一个社会总在谈成功,说明整个社会有病。

证明自己重要其实是潜在的自卑心在作怪,自信的人没有证明自己重要的动力。卡耐基自卑心很强,自己有这种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他又推己及人,认为人人都有这种欲望。这种思维模式是一种非常武断的思维模式,这反映了他很自我,他看不到其他人与他自己的不同之处。

但有意思的是,这种明显不健康的思维却能在人世间大行其道,这得益于现代传媒和营销技术的力量,传媒界和营销专家总能利用各种说辞鼓动大家的从众心理。最后,一些传销分子把成功学推向了疯癫的状态,他们发明了一句特别有趣的名言:“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向前冲”。这句话非常真实的描述了许多人的生活状态,那真是一种头脑简单向前冲的疯癫状态。久而久之,在社会的刺激和各路人马的洗脑下,太多人不甘于自己只当一个平凡的布衣。

崇尚消费主义的现代社会的各种经济组织也充分利用了心理学的相关规则,在刺激人的不好的欲望方面功不可没,至于这些行为能否给人类带来真正的福祉,那就另当别论了。

广告学中的一个经典理论认为,人在平和的状态下是不会有消费欲望的,必须刺激人类的兴奋、恐惧、焦虑和不安等心理,才能激发人类消费的欲望。如果我们仔细去研究各种广告,乃至现在的各种短视频,就能体会到社会大众的情绪是如何被那些隐藏在幕后的营销高手们调动的。

远离媒体和自媒体,多读点有深度的书,或者多去享受当下的生活,能显著的改善人的情绪状况。只不过已经被信息时代快餐文化俘虏的现代人,很少有人能摆脱这种成瘾性行为。许多人就像吸毒一样的接触各种令自己兴奋、焦虑、空虚和不安的即时信息,停止这种习惯后反而会出现戒断反应。

有个事实是无法否认的,绝大多数人一辈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布衣。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重要人物?那些所谓的伟人在实际生活中,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需要吃喝拉撒的凡人。爱因斯坦在专利局当小职员期间搞出了相对论。孟德尔想当个自然科学教师,结果考试失败,混不上,无奈之下靠当神父混碗饭吃。在当神父期间做豌豆实验,研究出改变了整个人类科学史的遗传定理。要是他们这辈子都在想着当重要人物,可能他们也没有心思沉下来做研究,搞不出来相对论和孟德尔遗传定理。而且,一辈子都没有幸福可言。

我与三教九流的患者打交道多了,发现甘于当布衣的人,幸福指数比那些不甘于当布衣的人要高许多。田间地头的贩夫走卒比社会名流更懂得生存智慧,他们真正的掌握了幸福的秘诀。但荒唐的是,在台上侃侃而谈教大家如何幸福生活的,往往不是那些真正过得幸福的人,这就是一种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