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中医内科

治疗中风后遗症的乌龙丸

乌龙丸一方出自《普济方》(引《经验方》),该方组成为:“乌梢蛇1条(全者,去首尾,切成每段约6cm左右,轻轻捶动,浸酒一宿,去皮、骨,焙干),荆芥穗、薄荷汁、威灵仙(只削取根上细茸,温水急洗过,令净,不得见火,晒干)各4两(120g)。”

制法为将以上药做成细末,另外用大皂荚500g,削去黑皮捶动,以长流水2L浸1宿,洗净,揉取汁,生绢滤过,银石器中慢火上熬取1L,在加白蜜120g,再熬作稠膏,与以上药末搅拌均匀,做成梧桐子大小的丸药。

服药方法为每次服用15-20丸,用薄荷煎汤送服,每日3次,不分饭前饭后。服用5-7日后,患者会觉得手足疼痛,不必惊慌,这是服药后的反应,可继续服药至患者基本康复后,再每日服用一二次维持治疗一段3-6个月后,可停药。

本方有祛风除湿、通经活络的功效,主治中风后手足不遂,痰涎语涩。根据这个描述,本方可治疗脑溢血或脑梗引起的手足偏瘫、口流痰涎、语言障碍等。

本方用药简单,方中的药乌梢蛇、荆芥穗、薄荷汁、威灵仙等均有祛风活血的作用,皂荚的活血作用最强,但是皂荚这个药需要注意安全,因为它可能会引起溶血反应,带来较为严重的后果。所以患者在服用本方时,也应注意观察。

从现代药理学的角度来看,本方组合而成的是一种功效较强的溶栓药,有较强的抗凝血作用。此类药物在使用时应密切关注是否有出血反应,患者如果大便颜色变黑,就不宜继续服用,因为可能胃出血了。

治肝胆疾病有效药对:厚朴和木香

厚朴,常用别名烈朴、赤朴、川朴,是木兰科植物厚朴的干燥干、根或枝皮。中医认为其味苦、辛,性温,归脾、胃、肺、大肠经,有行气、燥湿、消积、平喘的功效,用于湿阻气滞之脘腹胀满,食积腹胀或便秘,咳喘痰多。

木香,常用别名广木香、云木香、煨木香,是菊科植物木香等的干燥根。中医认为其味辛、苦,性温,归脾、胃、大肠、三焦、胆经,有行气、调中、止痛的功效,主治脾胃气滞脘腹胀痛,泻痢里急后重,食积泄泻不爽,脾虚气滞腹胀,脾运失常、肝失疏泄之脘腹胀痛、胁痛、黄疸及肝胆结石。

中医肝病专家钱英教授跟随其师姚正平临床时,曾见姚老运用三焦气化学说治疗肾炎水肿等疾病,对其中属中焦气滞水停者,姚老常用木香和厚朴配伍,以行气利水,效果甚好。钱英教授采用临床对照的方法,观察木香和厚朴合用后,患者尿量的变化。结果发现,用了木香和厚朴后,患者尿量显著增加,水肿迅速消退;不用木香和厚朴,患者尿量减少。

后来钱英教授在治疗肝硬化腹水和乙肝相关的疾病时,也习惯加上木香和厚朴这个药对,用药后,患者小便量增多,腹胀痛减轻,腹水或水肿消退,效果较不用时显著。钱英教授认为,这是三焦气化学说在肝胆疾病临床中的典型体现。

凌云鹏教授是当代中医外科的另一位大家,他也擅长治疗肝胆疾病,其医著《临诊一得录》记载了凌云鹏老大夫治疗胆结石手术后出现术后组织粘连,反复剧痛并呕吐的患者包某的案例。

患者初诊时,凌云鹏根据其症状,为其处方:苏梗9g,白芍24g,延胡索12g,生甘草9g,青皮12g,大腹皮12g,炒枳壳9g,槟榔6g,全瓜蒌18g,玫瑰花2g。服用此方后患者病情虽未加剧,但疼痛未明显减轻。凌云鹏遂在此方基础上加:厚朴6g,木香9g。患者服药2-3剂即痊愈。

可见对这类肝胆疾病,木香和厚朴这个药对,确有立竿见影之疗效。木香和厚朴配伍,古代医著中所见不多,就连素以善用对药治病的施今墨也未曾收录。但两位当代肝病大家都擅长以此配伍解决肝胆问题,且疗效显著,钱英教授还做了临床对照试验,获得临床数据支持,他们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缓解噎食症状的“润血汤”

《杏苑》卷四中有张名为润血汤的方剂,该方组成为:当归须一钱二分(3.6g),川芎一钱(3g),麻仁一钱(3g),桃仁(去皮尖)一钱(3g),红花(酒洗)三分(0.9g),甘草(生)四分(1.2g),赤芍药、黄芩、生地黄各七分(2.1g),橘皮(去皮)七分(2.1g)。水煎,饭前服。如大便结闭,加酒炒大黄少许。

本方主治噎证,症见食物必屈曲,水饮难下。中医所说的噎证,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噎食,患者饮食出现吞咽困难。不但吞咽不下食物,甚至连喝水都难。中医的这种噎证和突发性的吃东西噎住了不同,这是一种反复发作的症状。多见于食管或贲门发生病变的患者,反流性食管炎、食管癌、贲门弛缓症均可能会导致噎证,另外,纵膈病变也会导致噎证。部分癌症患者在放疗后,也会出现吞咽不下的情况。噎证患者常见便秘现象,严重的噎证患者大便会秘结如羊粪球。

中医认为噎证多因血燥引起,所以治疗应秉承凉血活血润燥的思路。润血汤这张方子,是桃红四物汤(由桃仁、红花、生地、赤芍、川芎、当归组成)加味而成。桃红四物汤凉血活血,化瘀散结,加味有润肠通便作用的麻仁,清热泻火的黄芩,理气消痰散结的橘皮,共同组合而成一张能凉血化瘀、润肠通便、清热泻火、消痰散结的方剂,便秘严重者,加大黄泻热通便,这样组方,正中病机。

本方可用于缓解食管癌和放疗后遗症患者吞咽不下的症状。

可辅助治疗紫癜、癌热和白血病的“消斑青黛饮”

消斑青黛饮是历史上治疗温病发斑(紫癜)的一张名方,许多医著中收录了这张方子。

《伤寒六书》中的“消斑青黛饮”的组方如下:青黛5钱(15g),黄连5钱(15g),栀子3钱(9g),生石膏1两(30g),知母3钱(9g),犀角3钱(现以水牛角代,磨成粉末冲服)3钱(9g),生地黄3钱(9g),玄参3钱(9g),柴胡3钱(9g),人参3钱(9g),甘草1钱(3g)。用法为:加生姜和大枣各适量,水煎服,服用时加一汤匙醋同服。大便干结者,去人参,加大黄。

《羊毛瘟证论》中的“消斑青黛饮”组方如下:大生地二两(60g,取汁),犀角尖三钱(9g,先用水牛角代替,磨粉冲服),黄连一钱(3g),玄参5钱(15g),生石膏一两(30g),知母八钱(24g),山栀子二钱(6g),柴胡八分(2.4g),甘草二钱(6g),生大黄一钱(3g),青黛一钱(3g),黄蜜五钱(15g)。以上药,除生地榨汁外,其余水煎,将生地汁与煎出的药液混合在一起,饮用。

《片玉心书》中的“消斑青黛饮”的组方如下:黄连、甘草、石膏、知母、柴胡、山栀仁(即栀子)、玄参、升麻、生地、黄芩、人参、青黛。煎药时加生姜3片,豆豉20粒为引,水煎服。

《万病回春》中的“消斑青黛饮”组方如下:柴胡、玄参、黄连、知母、石膏、青黛、生地黄、山栀(即栀子)、犀角、人参、甘草。

《麻疹集成》中的“消斑青黛饮”的组成为:青黛、川黄连、知母、尖生、栀子炭、玄参、甘草。

以上三方,原书均未注明用量,用量需医者斟酌。

这些方子的适应症基本相似,就是中医所说的“阳实发斑”证。此证的常见症状为皮肤出现紫癜,甚至溃烂,患者发热、口渴,烦躁不安,部分患者会有便秘,另有部分患者会出现呕吐的症状。中医对此证的解释为热邪已经传入里(阳明),血热不散,热气趁虚出于皮肤而为斑,轻则如疹子,重则如锦纹,再严重点就会溃烂。也就是说患者皮肤上会出现点状或片状紫癜,传统中医管这叫出疹或发斑。

以上症状,感染性疾病患者在热入血分的阶段会出现,白血病患者晚期会出现,其他癌症患者(尤其是诱发了继发性白血病的癌症患者)在癌热时也可能会出现。

应该如何治疗阳实发斑证呢?消斑青黛饮给出了很好的治疗思路,此证得用清热泻火之药为主治疗。青黛、黄连、栀子、玄参、知母、生地、石膏、犀角(水牛角)都是中医的清热泻火药,药性或为大寒,或为寒。柴胡、升麻、豆豉为中医中的药性较为温和的解表药,因为患者有发热的症状,所以要用柴胡、升麻、豆豉之类解表退热。此类病人通常也会虚弱,所以也要用人参、甘草之类的滋补药。里热壮实,大便秘结者,就不能用人参,因为用人参会加重便秘,得用大黄通便泻热。

以上各书中的“消斑青黛饮”虽然组成上略有不同,但治疗基本上都是遵循上述思路。本方以青黛为名,是因为青黛在本方中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青黛中所含的靛蓝和靛玉红不但对常见的炭疽杆菌、肺炎杆菌、志贺氏痢疾杆菌、霍乱弧菌、金黄色和白色葡萄球菌、伤寒杆菌和结核杆菌皆有抑制作用,而且有抗白血病作用,青黛是治疗白血病的一味常用中药。本方还可以加板蓝根、大青叶等,因为板蓝根和大青叶与青黛的作用相似。

治疗甲状腺肿瘤(结节)的“化瘿丹”

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张子和的《儒门事亲》中有一张名为“化瘿丹”的方子,该方组成为:海带、海藻、海蛤、昆布(以上4味皆焙)、泽泻(炒)、连翘各等份(30g),猪靥、羊靥各10枚。上药共为细末,炼蜜为丸,如鸡头子大。每次1-2丸,临卧噙化。

本方有清热化痰、散结消瘿的功效,主治瘿瘤。瘿瘤即现代医学所说的甲状腺肿,瘿瘤既有良性的甲状腺肿,也有恶性的甲状腺肿瘤。

本方中比较少见的药为猪靥和羊靥,靥实际上为动物的甲状腺组织,猪靥即猪的甲状腺体,羊靥即羊的甲状腺体。这说明早在金元时期,我国古代医家就已经发现猪和羊的甲状腺组织入药,对人的甲状腺结节有治疗作用。

猪靥又叫猪气子,《本草纲目》记载:“治项下瘿气,瓦焙研末,每夜酒服一钱”,“项下瘿气”即甲状腺肿。中医还有一张方子叫“二靥散”,它也是主要用猪和羊的甲状腺体组成的治疗甲状腺肿瘤或结节的方剂。但该方剂中要用的麝香和珍珠较为名贵,且麝香现在多不易买到,故不推荐使用。

海带、海藻、海蛤、昆布等均为海产品,富含碘,古代治疗缺碘所致的甲状腺肿大主要就用这些海产品。中医认为海带、海藻、海蛤、昆布有软坚散结作用,这些海产品不但对缺碘引起的甲状腺肿大有一定的效果,也还具有一定的抗癌作用。但方剂中碘含量过高,对甲亢患者很不好,所以甲亢所引起的各种甲状腺问题,不能用这样的方剂治疗。

泽泻利水消肿,连翘清热消肿。本方加泽泻和连翘,是因为中医认为甲状腺肿会伴随有湿热之毒,所以要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同时利湿消肿,给病邪一条出路。所以这样合用的效果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