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乳腺癌

可治疗乳腺与子宫增生性疾病的乳癖消片

乳癖消片是一种常用的中成药,被收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2005年版中。乳癖消片由鹿角、蒲公英、昆布、天花粉、鸡血藤、三七、赤芍、海藻、漏芦、木香、玄参、牡丹皮、夏枯草、连翘、红花组成,有多家药厂生产,可直接从药店购买使用。该药在全国各地基本上都是医保内用药,也可以从医保定点医院开出。

顾名思义,乳癖消是一种治疗乳房增生性疾病的药,它有软坚散结、活血消肿、清热解毒的功效,主治乳癖结块、乳痈初起、乳腺囊性增生性疾病及乳腺炎前期等疾病,也可用于治疗子宫肌瘤。

现代药理研究显示,乳癖消有抗乳腺增生、抗子宫肌瘤作用。动物实验显示,乳癖消片能抑制雌二醇复制的乳腺增生模型家兔的乳腺导管上皮和腺泡上皮的增生,也能一直长期肌肉注射外源性雌、孕激素诱发的豚鼠子宫肌瘤,抑制子宫活动力。

本方中的鹿角、天花粉等均有一定的抗雌、孕激素作用,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抗雌孕激素的药有调节内分泌的功效,能够治疗因雌、孕激素引起的乳腺与子宫增生性疾病。雌、孕激素紊乱可能由患者的内因引起,也可能由于患者有月经不调或闭经,或者单纯因为爱美,而长期使用雌、孕激素引起。这是许多乳腺增生和子宫肌瘤患者患病的根本原因,所以抑制雌、孕激素,是治本。

乳腺或子宫一旦出现增生性疾病,又会有肿物形成,中医对这类肿疡类疾病通常会采用软坚散结、活血化瘀、清热解毒等方法联合治疗。本方中的蒲公英、漏芦、玄参、连翘属于清热解毒、散结消肿之品;昆布、海藻、夏枯草属于软坚散结之品;三七、赤芍、鸡血藤、红花、牡丹皮等属于活血化瘀之品。所以乳癖消片的组方无论是从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的角度来看,都有合理性。

但乳癖消片在临床应用上有效率也并非很高,许多患者用后反应效果不佳。从乳癖消片的组方来看,该药更适合中医的阳证、热证患者,因为其药偏寒凉者居多,体质虚寒或脾虚便溏者不宜使用。对于明显偏热的患者,笔者的经验是用金银花藤60g煮水送服乳癖消片,效果较单独的乳癖消片要好。

乳癖消也可以作为乳腺癌或子宫癌、卵巢癌等妇科肿瘤的辅助药物使用,本方中的药物大多有一定的抑制肿瘤的作用,但很难单独靠乳癖消治疗此类疾病。如果治疗乳腺癌等癌症,可考虑将乳癖消片与小金丸、西黄丸、复方斑蝥胶囊等同用。

凌云鹏父子治疗乳腺癌的经验

凌云鹏家世代行医,专攻外科,凌云鹏和他父亲生前都曾治疗过乳腺癌。在《诊余一得录》这本书中,凌云鹏介绍了自己治疗乳腺癌的经验,也介绍了他父亲治疗的一例乳腺癌的经验。

凌云鹏说,1977年,一70余岁的老年妇女持凌云鹏父亲生前给她开的一张处方,请凌云鹏辨认该处方上的字迹并重新抄录一下,因为这张处方已经裱糊了好几层纸,字迹已很模糊。

这个患者1946年患乳腺癌,找凌云鹏父亲治疗,其时凌父正在病中,为他开了一张处方,嘱患者长期服用至肿瘤收缩,不觉掣痛为度。凌云鹏父亲还告诉患者,这个病必定会复发,所以他要求患者将此处方终身保存好,只要一复发便抓药服用,可以延长寿命。

该患者30余年未采取其他治疗,凭凌云鹏父亲的这张处方缓解病情,已经服药数十次,每次少则服用五六剂,多则服用二三十剂。后因年深月久,纸张老化,处方字迹不清,药店无法辨认,拒绝配药。所以她找到凌云鹏,请求凌云鹏帮助辨认其父的笔迹,重新抄方。凌云鹏对其父亲的笔迹很熟悉,所以还能辨认出来。

该方如下:砂仁壳6g,豆蔻壳6g,炒当归身9g,焦山栀12g,藿香梗9g,云茯苓12g,炒橘核12g,炒白芍9g,苏梗6g,焦六神曲12g,梗通2g,加玳玳花6朵。

这是一张平淡无奇的方子,基本都为理气解郁之药,只有方中的梗通是一种少见的中药。梗通,亦名梗通草、白梗通、野通草、气通草、水通草,系豆科植物田皂角茎的木质部。这是一种民间常用的草药,多数中药店无此药出售。

梗通的功效为清热、利湿、通淋、下乳,主治水肿、热淋、热病烦渴、小便赤涩、乳汁不下。梗通是治疗乳腺疾病的一种有效草药,用其治疗乳腺癌,属对症治疗。

凌云鹏父亲的这张方子是在《金匮要略》中的“当归芍药散”(由当归、白芍、白术、茯苓、川芎、泽泻)的基础之上加减化裁而来。当归芍药散主治妇女妊娠或经期,肝脾两虚所致的腹中拘急,头晕心悸,或下肢浮肿,小便不利。

凌云鹏父亲将当归芍药散去掉活血的川芎、健脾的白术和利水的泽泻后,加了理气散结的砂仁壳、豆蔻壳、藿香梗、炒橘核、苏梗,本方的功效就转变为理气散结止痛了。所以这张方子看似平淡,但的确对乳腺肿瘤引起的肿痛有效。此方不但可治疗乳腺癌,还可治疗乳腺纤维瘤等多种良性肿瘤。

凌云鹏自己多年来治疗乳癌,基本都是遵循理气解郁之法,采用逍遥散(由柴胡、白术、当归、茯苓、炙甘草、白芍组成)加减治疗,外用消核散相结合。据凌云鹏自述,该方法对早中期的乳腺肿瘤有一定的疗效,但是对肿瘤较大的晚期患者效果不明显。

消核散方如下:肉桂90g,山奈、公丁香、细辛、生半夏、制乳香、姜黄各15g,研成细末和匀后,密封贮藏。临用时掺入消散膏贴患处,5日更换1次。对于一般结肿硬块,以市售的万应膏掺和消核散也有效。

凌云鹏未公布其治疗乳腺癌的医案,但其著作中记载一乳腺良性肿瘤患者郁某的医案,从该患者的医案中可以看出凌云鹏治疗乳腺肿瘤的思路。

凌云鹏对该患者所用的内服方如下:炒柴胡2g,炒当归9g,夏枯草12g,炒白术6g,白芍6g,白茯苓12g,白蒺藜9g,青皮9g,广郁金6g,炒枳壳9g,炒僵蚕9g。二诊和三诊后仅加了煅牡蛎12g。外用也是以消散膏和消核膏外敷,该患者守此方案治疗了2个多月后痊愈。

本文中提及的凌云鹏所用的消散膏方配制方法如下:炙蜂房120g,公丁香60g,荜茇60g,细辛60g,制乳香90g,制没药90g,共为细末。用市售的太乙膏500g,加热烊化后,加入上述细末50g,拌匀,即得消散膏。

刘炳凡内外并用治疗乳腺癌医案赏析

刘炳凡生于1910年,湖南省汨罗市人,中医研究员,从医数十年,精中医内、儿、妇科。留有治疗乳腺癌患者苏某医案。

苏某,女,1990年7月10日初诊,初诊时40岁。因左乳房肿块十余年,近三个月明显增大、疼痛;左乳头有血性分泌物一月余,伴左侧胸胁胀痛、口干苦思饮、心烦、纳差、失眠多梦。在某省医院诊断为“左乳腺纤维瘤,左乳腺癌”。病人不愿意接受手术治疗,遂找刘炳凡进行纯中医治疗。

初诊时探查到左乳房外上缘有一肿块,约4cmx5cm,边缘欠清楚,未破溃,活动较差,按压时疼痛,乳头渗出淡红色分泌物,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小。刘老诊断为肝气不疏,郁阻经络,久而成乳癖。遂决定用疏肝理气,化瘀通络法治疗。

处方:太子参15g,沙参10g,丹参15g,制首乌15g,白芍15g,蒲公英20g,土贝母10g,炒瓜蒌皮5g,甘草5g,山慈菇10g,山海螺12g,生鹿角5g(磨兑),橘核10g,丝瓜络6g,麦芽15g。

另以鹿角30g,黄药子15g,山慈菇15g,田三七10g,共磨汁涂搽局部。

患者服药24剂后找刘老复诊,左侧乳房肿块已经从鸡蛋大缩小到豌豆大,已无血性分泌物,间有隐痛,面食俱可,月经20天一行,腹隐痛,有凝块。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小。原方去蒲公英、山海螺、瓜蒌皮,家五灵脂炭10g,蒲黄炭10g,仙鹤草15g,砂仁5g。

继续服药14剂后,患者乳房肿块已不明显,但仍然有隐痛;月经一月一行,色量均正常。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小。

三诊处方:明党参12g,沙参10g,丹参15g,首乌20g,法半夏5g,广陈皮5g,五灵脂炭10g,蒲黄炭10g,生鹿角10g,山慈菇5g,土贝母10g,冬瓜子15g,丝瓜络5g,夏枯草5g,甘草5g,麦芽10g,橘核10g,鸡内金4g。

继续服药21剂,肿块完全消失。停药一年后随访,患者一切正常,肿块在情绪波动时稍可摸及,约一豌豆大,月经后及情绪稳定后消失。